古代茶人有哪些品質(zhì)

經(jīng)常翻閱有關(guān)茶文化與歷史的書(shū)籍,也常閱茶詩(shī),品茶畫(huà),日積月累,有了對于“茶人”的認識。

古代茶人有如下幾個(gè)特征,其中最為重要的是深諳茶文化。中華茶文化源遠流長(cháng),早在唐代,茶圣陸羽(733-804)著(zhù)述《茶經(jīng)》,略晚一些則有唐代內廷劉貞亮,識茶善飲,提出“茶有十德”:“以茶散郁氣,以茶驅睡氣,以茶養生氣,以茶除病氣,以茶利禮仁,以茶表敬意,以茶嘗滋味,以茶養身體,以茶可行道,以茶可雅志?!?/p>

陸羽、劉貞亮的茶文化學(xué)說(shuō),后經(jīng)歷代茶人豐富發(fā)展,構成完整的中華茶文化,涵蓋了知茶、辨水、煎茶、品飲、選擇茶具等茶藝知識,以及對于茶詩(shī)、文、書(shū)、畫(huà)、印的鑒賞。

許次紓是明朝的茶人和學(xué)者,有《茶疏》傳世。他提到的飲茶之境:“鼓琴看畫(huà),明窗凈幾。風(fēng)日晴和,輕陰微雨,小橋畫(huà)舫,茂林修竹”,為中國茶文化營(yíng)造出了有別于日、韓的中國式茶境。飲茶講究氛圍,于綠竹流水的小環(huán)境中,評茶賞壺、談詩(shī)論畫(huà)、鼓琴歌詠,成為茶人茶事活動(dòng)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一直以來(lái),茶人品茶不僅擇茶、擇水、擇器、擇友,對飲茶的環(huán)境也有著(zhù)獨到的品位與審美標準。唐代岑參《聞崔十二侍御灌口夜宿報恩寺》:“聞君尋野寺,便宿支公房。溪月冷深殿,江云擁回廊。燃燈松林靜,煮茗柴門(mén)香。勝事不可接,相思幽興長(cháng)?!?/p>

灌口,地處四川都江堰。報恩寺,蘇州最古老的一座佛寺。友人崔十二赴灌口上任途中夜宿報恩寺,那里曾是支公下榻的地方。支公,名遁,東晉著(zhù)名佛學(xué)家,佛茶之祖,南下講學(xué)弘揚佛法期間,曾駐足報恩寺。詩(shī)中描述了燒柴煮茗的環(huán)境:明月清輝,禪房深殿,幽靜的松林,江云繚繞的回廊。

明代朱權為明太祖朱元璋第十七子,晚年時(shí),朱權遁居山林,鉆研琴曲,潛心茶道。他在《茶譜》中提出這樣的觀(guān)點(diǎn):“棲神物外,不伍于世流,不污于時(shí)俗;或會(huì )于泉石之間,或處于松竹之下,或對皓月清風(fēng),或坐明窗靜牖?!边@幾句勾畫(huà)出茶人聚飲的環(huán)境面貌:與泉石松竹為伴,窗明幾凈,明月清風(fēng)。

得好茶必相約共享,是茶人的美德與慣例。品茶之中的話(huà)題自然離不開(kāi)評茶、論水、賞壺,也有書(shū)生縱論天下事之率真。茶人間的分享,在茶詩(shī)中多有體現。

唐代薛能《蜀州鄭史君寄鳥(niǎo)觜(同“嘴”)茶因以贈答八韻》有詩(shī)曰:“鳥(niǎo)觜擷渾牙,精靈勝鏌铘。烹嘗方帶酒,滋味更無(wú)茶?!脕?lái)拋道藥,攜去就僧家。旋覺(jué)前甌淺,還愁后信賒。千慚故人意,此惠敵丹砂?!兵B(niǎo)嘴茶產(chǎn)自廣東潮州,后稱(chēng)鳳凰水仙。因茶芽形似鳥(niǎo)嘴,故名。詩(shī)中寫(xiě)道,在喜獲鳥(niǎo)嘴茶后,詩(shī)人連靈丹妙藥都顧不上了,直奔佛寺與和尚茶友共飲。

蘇軾《贈包安靜先生茶三首》,可看作是三篇日記,敘述了一個(gè)完整的故事。一日,蘇東坡造訪(fǎng)一寺廟,正趕上老朋友烹日注茶(也稱(chēng)日鑄茶,產(chǎn)自浙江紹興會(huì )稽山日鑄嶺——越王勾踐鑄劍處)。東坡飲后稱(chēng)贊色、味極佳,自忖今夜不會(huì )困倦,當激發(fā)靈感吟詩(shī)作賦。次日,僧人又將罐中所藏的建茶(產(chǎn)自福建建州)相贈。東坡受贈,擬日后泛舟以此茶提神,并念及另一茶友包居士。三日,適逢包居士酒醉,詩(shī)人慷慨轉贈為其醒酒,還不忘叮囑:茶不可冷飲,要趁熱喝。

共同的嗜好、性情,使茶人結為莫逆之交,并以共享香茗為樂(lè )事。

茶人還常懷悲憫博大的仁愛(ài)之心。茶人在感受茶香的同時(shí),也看到了茶農的疾苦。唐代李郢《茶山貢焙歌》,描寫(xiě)了陽(yáng)春三月采茶時(shí)節,茶農起早貪黑制茶的艱辛,而征繳貢茶的差役飛揚跋扈,不過(guò)只是為了使君王能在“清明宴”上飲到明前茶。像這樣深入茶山反映社會(huì )矛盾,體恤民情,關(guān)心茶農疾苦的詩(shī)作可謂難能可貴。

詩(shī)人寄希望于督造貢茶的“使君”能夠進(jìn)諫皇上,改善茶農悲苦的境遇。然而寄希望于忠臣,寄希望于好皇帝,真的能改變茶農疾苦嗎?這是本詩(shī)的局限。

來(lái)源:北京晚報、北京茶世界

如涉及版權問(wèn)題請聯(lián)系刪除

暫無(wú)評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