無事 有閑 宜茶也

無事、有閑,這是兩個再普通不過的詞了。當我第一次在《 續茶經 》中讀到明代馮可賓《 岕茶箋 》“ 茶宜 ”篇中十三宜茶情境“ 無事 佳客 幽坐 吟詠 揮翰 倘佯睡起 宿酲 清供 精舍 會心 賞鑒 文僮”時,我才對“無事”這個詞有了全新的認識。原來,我們掛在嘴上的“ 無事 ”,竟然在十三茶宜排行榜上位居榜首。細思,妙哉!

自此,我偏愛上“ 無事 ”這個詞,把它收錄到我們茶友會編印的實用型工具書《 逸品有約 》中。釋義:無事,出自明代馮可賓《 岕茶箋 》十三茶宜之首,表達“ 宜茶 ”狀態,抒發可愉悅品茶的心情。例:茶友 A:有閑約茶嗎?茶友 B:無事,約!

去年茶友會定制了一批主人杯,收集了 10 個茶友們高頻使用詞,“無事”也理所當然入選了。

我向來推崇忙里偷閑,即使工作、生活很忙,都不影響我喝茶。再忙,拿保溫壺,投幾克耐悶泡甚至喜悶泡的優質中期茶,設個鬧鐘,鈴聲一響,茶便泡好了,美美地抿一口,這一刻,我便是“無事”的狀態。

但得片刻閑暇,便可慢泡細品。若得半日閑,起爐烹泉,慢煮慢泡慢品,這一刻,時間會慢下來。我總是很陶醉在忙碌生活中的這些個碎片化的“無事”狀態。這種向往和追求,也在我的朋友圈展現出來了,許多人以為我總是“無事”。

說到“ 無事 ”,有個茶友有段茶事不得不提。茶友會中有一位茶友的口頭禪是“ 我日日無事 ”,因而得名“ 無事哥 ”。一次,無事哥來茶友會喝茶,喝到一半,我才發現剛好給他面前的杯子是“ 無事 ”杯,真是太湊巧了,我當即說:“ 配你,喝完要帶走 ”。

無事哥是我的高中同學,高中畢業 20年了,他的笑容跟高中沒兩樣,總是露出“ 若無閑事掛心頭 ”的笑容。20 年來,他做過很多生意,涉及許多行業,眼界非常開闊,就像他對茶的態度一樣。

在“ 無事哥 ”的身上,我看到了“ 無事 ”的詮釋。一個人,事業有所發展,能夠時常保持“無事”的狀態,這不得不說是令人羨慕、佩服的狀態。在無事哥身上,我們看到,“ 無事”是一種生活狀態,更是一種人生境界。

在潮州工夫茶話中,有句家喻戶曉的話,叫“ 有閑來食茶 ”,“ 有閑 ”與“ 無事 ”有異曲同工之妙。某日,我想到這里,腦中突然蹦出一句話:有閑、無事,宜茶也!這不正是我們喝茶人所追求的嘛!

多年來,我倡導“ 心逸而品,品而逸心 ”的茶道。這和現在我們提倡的“宜茶”是相通的。我們認為,品茶的最佳狀態,是“ 無事 ”。非必“ 無事 ”之身,有“ 無事 ”之心可矣。

有“無事”之心,乃可多得“有閑”之身,方得“有味 ”之茶,此謂之“ 心逸而品 ”;徜徉于“ 有味 ”之茶,可養“ 無事 ”之心,可得“ 有閑 ”之身,此謂之“ 品而逸心 ”。

泡亦然,心逸而泡,泡而逸心。置身茶席之間,眼之所及,心之所系,皆茶也,身有閑,心無事,如是可言泡,此謂“ 心逸而泡 ”。沉心于斯,陶然于斯,杯中壺里,不知時日,是謂“ 泡而逸心”。

于是,我們提出“宜茶三重境界”:有閑、無事,宜茶也!身有閑,心無事,宜茶也!且教身有閑,勿使事掛心,宜茶也!所以我們作了副對聯 —— 進門便做有閑客,入座只喝無事茶。

原文刊載《普洱》雜志

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系刪除

暫無評論

超碰欧美夜夜澡日日澡|好看电影网|九七电影院|搞搞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