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色美學

心有飲意,起身泡茶。用鐵壺燒開水,慢沖一壺,茶香很快彌漫書房,頓覺四周氣韻生動。剛泡出來的茶有點燙嘴,我一般放溫和一些再喝,更能體會到茶湯細微的滋味。等待茶湯散熱之時,可以靜靜欣賞茶湯的美。很長一段時間,習慣泡完即喝、喝完即續,未曾在茶湯上做太多停留。

紅濃的茶湯注入透明的蓮形玻璃茶盞里,因器成形,茶杯和茶湯,兩兩相遇,彼此點亮,眼前恰如開了燈盞,書房的光線有了微妙的變化??粗璞ò甑氖嬲怪畱B,令人歡喜。逆光看去,茶湯更加澄澈,紅色愈加明亮。雙手握茶杯,好像抱著一團液態的暖光。有王陽明“你來看此花時,則此花顏色一時明白起來”的意思。

茶色是什么顏色?小時候作文常常形容“老師戴著一副茶色眼鏡”,茶色是一種比栗色稍紅的棕橙色至淺棕色的顏色。不過,現在看來,茶的顏色極其豐富微妙。比如緬甸琥珀里有一種茶珀,細分為綠茶、紅茶、黃茶、紫茶等等,為何顏色上加以“茶”來形容呢?

這里的茶色,如同琥珀有一層茶湯感,或者是透過茶湯看到的顏色。到現在都沒有“科學”的描述,美是比擬和想象出來的,不能不感嘆造物的神奇。

六大茶類,不同品種,各有各的顏色。中國茶“ 形形色色 ”,蔚然大觀。不過,無論是以西湖龍井、碧螺春、黃山毛峰、六安瓜片代表的綠茶,還是以正山小種、祁門紅茶、滇紅等代表的紅茶,抑或以水仙、肉桂、大紅袍等代表的青茶,具體到每一個品種,其茶湯都有一個相對標準的顏色,可以說是“色標”。

觀茶葉,品茶味,賞湯色,湯色在中國茶的品飲體系里是一個容易被忽略的選項。但放在茶湯色譜里,龍井淡雅的輕綠、六安瓜片明澈的淺碧、正山小種的橙黃明亮,都自有其獨特的視覺語言?;蛎骼?,或優雅,或溫暖,或淡然。茶湯,在唇齒之間傳遞香與味,亦傳遞一份潛于色彩的情感。

毋庸置疑,普洱茶湯的顏色最為豐富,又加入了時間這一維度,茶湯的語言就更耐人琢磨。試想,一種顏色,讓你能感覺到時間參與的故事感,是不是很奇妙?生茶茶湯的顏色,黃亮、淺綠、濃綠、黃綠、微黃都有,生茶交給時間,一年一泡,茶湯的顏色就有了變化。五年,十年,我們通常能從顏色上直觀判斷其存放的年份。而上了年份的茶,從一泡到十泡,每一泡的顏色都有差異。年份老茶,湯色紅濃、紅褐,滋味隨時間變化,顏色在年歲里沉淀,與陳香契合,在一杯茶里,寄予我們的情感。

我們擅長在顏色里找到情感寄托,有情感的顏色,是中國傳統色的美學密碼?!都t樓夢》里的顏色讓人浮想聯翩:“那個軟煙羅只有四樣顏色:一樣雨過天晴,一樣秋香色,一樣松綠的,一樣就是銀紅的,若是做了帳子,糊了窗屜,遠遠的看著,就似煙霧一樣,所以叫作‘軟煙羅’。那銀紅的又叫作‘霞影紗’”。

在中國傳統色譜里,每一種顏色,都有一個美妙的名字,比如“蒼筤”,是春天竹子出生時的青綠,“秋香”,是具象的緗色與意象的秋意共舞。而“朱顏酡”,是指女子飲醉后臉上泛起的紅暈。此時,顏色不單是現代設計語言里的某一段編碼,更是源于生活的細微描摹。甚至,顏色里有詩意的情感、生動的故事、點滴細微的傳承。轉身再看案頭的茶湯時,從“見山是山,見水是水”,到“見山不是山,見水不是水”,已然“見山又是山,見水又是水”。

原文刊載《普洱》雜志

2022年5月刊

如涉及版權問題請聯系刪除

暫無評論

超碰欧美夜夜澡日日澡|好看电影网|九七电影院|搞搞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