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易武:七村八寨各自為戰,茶地秘境層出不窮

20年前,易武是普洱茶產(chǎn)業(yè)的復興之地,這里殘留著(zhù)貢茶時(shí)代的榮光,吸引來(lái)了第一波朝圣的臺灣茶人,這里的優(yōu)質(zhì)茶資源,催生了99易昌號,99綠大樹(shù)等名茶。

20年后,當年的易武茶似乎已經(jīng)變了模樣,人們不再用“易武正山”“香揚水柔”等字眼去形容最頂級的易武茶,取而代之的是“薄荷塘”、“哆依樹(shù)”、“銅箐河”等小微產(chǎn)區茶。

為什么如今的易武,會(huì )變成一片割裂、破碎的茶產(chǎn)區的模糊統稱(chēng)?這種變化又會(huì )給茶區,茶農,玩家,茶企乃至整個(gè)茶區什么樣的變化?今天這篇文章,我們就來(lái)聊聊易武的小微產(chǎn)區化。

碎片化的易武微產(chǎn)區

地脈相連,口感相近的茶山,會(huì )因普洱茶行業(yè)的發(fā)展合并成大產(chǎn)區,如大班章茶區,滑竹梁子茶區,而隨著(zhù)行業(yè)的進(jìn)一步發(fā)展和深入細分,大產(chǎn)區里又會(huì )分出諸多口感獨特的小茶區,而在易武茶上,這一規律體現得淋漓盡致。

2007年以前,市場(chǎng)普遍認為易武茶的代表是“易武正山”,2008年以后古樹(shù)茶的價(jià)值被逐漸挖掘,市場(chǎng)上開(kāi)始有意識地逐步細分山頭,其中易武茶一馬當先,將整片茶區按村寨劃分,出現了如今知名度很高的易武“七村八寨”。

其中,七村是指:麻黑村、高山村、落水洞村、曼秀村、三合社村、易比村、曼撒村;八寨是指刮風(fēng)寨、丁家寨(瑤族)、丁家寨(漢族)、舊廟寨、倮德寨、大寨、張家灣寨、新寨。


而到了2013年左右,隨著(zhù)名山古樹(shù)市場(chǎng)的進(jìn)一步發(fā)展,大量有錢(qián)有閑的外省茶友涌入山頭,本著(zhù)“食不厭精,味不厭細”的玩法,這群玩家開(kāi)始在自己的圈子里吹捧荒山、野放、高桿,不斷追逐普洱茶的極致風(fēng)味,不過(guò)由于缺乏利益驅動(dòng),這一時(shí)期茶商茶企還很少參與。

2016年左右,這種趨勢愈演愈烈,為了宣傳營(yíng)銷(xiāo),茶商和茶農也加入了這場(chǎng)角逐,而易武茶則成為了這場(chǎng)風(fēng)潮中的中心,從村寨級產(chǎn)區中再次細分,比如落水洞里分出的鄭家梁子和陳家凹子,丁家寨按常居民族分出的漢寨和瑤寨,其中漢族寨又分出香樁林和一扇磨,而瑤寨以彎弓聲名最著(zhù),以至于現在的彎弓都分出了上寨和下寨。

而近些年來(lái),易武的小微產(chǎn)區分化不僅沒(méi)有停止,反而隨著(zhù)玩家和茶商的深挖而愈演愈烈,不斷迎來(lái)概念熱炒期,光是一線(xiàn)山頭里就有白茶園、銅箐河、冷水河、白沙河、天門(mén)山等等,前些年間,彎弓茶區里的一小片被稱(chēng)為“薄荷塘”的茶地,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火遍茶圈,成為了與彎弓、落水洞、茶王樹(shù)等并稱(chēng)的易武高端古樹(shù)茶代表。

悄然改變的供求與市場(chǎng)

從大產(chǎn)區到小產(chǎn)區,到微產(chǎn)區,到超微產(chǎn)區,到方圓不過(guò)數十畝的茶地,再到細分至“某某老街一棵樹(shù)”“某地十棵樹(shù)”,直至某棵特定的高桿茶樹(shù),易武產(chǎn)區這種碎片化趨勢所帶來(lái)的小微產(chǎn)區茶葉,不僅改變了易武茶的樣貌與口感,也對易武的供求關(guān)系與市場(chǎng)生態(tài)產(chǎn)生著(zhù)千絲萬(wàn)縷的影響。

首先,易武小微產(chǎn)區的存在,一定是有其合理性的,其中如薄荷塘、白茶園、哆依樹(shù)、銅箐河等附近幾乎都分布有河流,加之處于低緯度、高海拔的山坳,水土保濕、葉面保濕良好,易于微生物滋生,晝夜溫差大,基本上都能保持小范圍立體氣候,呈現出明顯的獨立風(fēng)味,在口感對比上很容易出類(lèi)拔萃。


我們不妨以?xún)煞N時(shí)期的易武茶代表——麻黑古樹(shù),薄荷塘一類(lèi)為例加以分析,麻黑古樹(shù)入口甘甜柔和,香揚水柔,是大眾印象中的易武風(fēng)格,而薄荷塘一類(lèi)入口即甜,水路細膩,湯感甜柔,兩種茶的品質(zhì)都無(wú)可挑剔,但在口感體驗上,薄荷塘確實(shí)是更勝一籌的。而對于無(wú)需考慮性?xún)r(jià)比,只追求極致風(fēng)味的玩家來(lái)說(shuō),選擇哪類(lèi)茶自然無(wú)需多言。

后來(lái)茶企茶農也參與進(jìn)來(lái),是因為小微產(chǎn)區的產(chǎn)量少,價(jià)格高,品質(zhì)優(yōu),是非常好的宣傳案例,茶地秘境層出不窮,又能不斷開(kāi)拓新的市場(chǎng)熱點(diǎn)和營(yíng)銷(xiāo)策略,滿(mǎn)足茶客們越來(lái)越高的口感需求。

然而,凡事都有兩面性,很多小微產(chǎn)區的春茶產(chǎn)量不過(guò)數百公斤,有時(shí)連玩家圈子的需求都滿(mǎn)足不了,成品茶也基本只在內部消化,嚴重缺乏流通性,而出了這個(gè)信任圈子,原料真實(shí)性又非常難保證。

對于追求規?;钠放撇杵髞?lái)說(shuō),做小微產(chǎn)區和山頭茶也是一大痛點(diǎn),選擇做,產(chǎn)量受限、地域受限,也就無(wú)從走品牌化路線(xiàn),不做的話(huà),又沒(méi)法兼顧產(chǎn)品線(xiàn),滿(mǎn)足市場(chǎng)的需求。

而且,頭波春茶古樹(shù)占比少,價(jià)格也不穩定且十分透明,在量少的情況下,基本無(wú)法保證茶企的利潤,因此除少量的營(yíng)銷(xiāo)宣傳活動(dòng)外,近幾年來(lái)品牌企業(yè)很多都選擇避開(kāi)與玩家群體的競爭,小微產(chǎn)區基本難覓其蹤影。

在極致玩家與品牌茶企的夾縫之間生存的小微產(chǎn)區原料供應商的處境,或許更能說(shuō)明小微產(chǎn)區茶的現狀,春茶季時(shí),很多農戶(hù)的家里,一早就圍坐著(zhù)等待鮮葉的茶商們,像是在等待開(kāi)盤(pán)的賭徒,時(shí)間一到,茶農拎出幾袋鮮葉,給到不同的茶商。

有時(shí),臺面上的價(jià)格,也并非交易的唯一依據,為了打通茶農這條供應鏈,之前有人上門(mén)攀關(guān)系,拜把子,喝烈酒,有人費勁心思請茶農全家去外省旅游,最后得到的往往也只是幾袋鮮葉,只能作為禮品送給大客戶(hù),沒(méi)辦法,產(chǎn)量實(shí)在是太少了,只能僅限于小圈層玩家,對于整體市場(chǎng)而言?xún)r(jià)值不大。

對于茶葉品質(zhì)的可持續發(fā)展來(lái)說(shuō),高昂的售價(jià)也不見(jiàn)得是一件好事,這意味著(zhù)茶農為了追求利益的最大化,會(huì )采賣(mài)品質(zhì)較差的雨水茶和秋茶,不加養護地過(guò)度采摘,茶樹(shù)得不到休養生息,長(cháng)期下來(lái)品質(zhì)肯定會(huì )回落,實(shí)際上薄荷塘茶葉品質(zhì)的連年下滑,已是茶圈不爭的事實(shí)。


初級看樹(shù)、中級看山、高級看藝。中國茶類(lèi)從來(lái)都不是靠區域區分的,對于茶區的可持續發(fā)展而言,小微產(chǎn)區也對整個(gè)業(yè)態(tài)產(chǎn)生了一定沖擊,茶樹(shù)過(guò)度開(kāi)發(fā),茶區生態(tài)難以持續,茶葉品質(zhì)難以為繼,普洱茶的陳化價(jià)值也會(huì )難以實(shí)現。

一葉障目,不見(jiàn)泰山。對于易武的區域品牌戰略而言,小產(chǎn)區的興起,很容易使人只知薄荷塘的極致風(fēng)味,不知整個(gè)易武茶在歷史上確立下來(lái)的味覺(jué)系統,如今的小微產(chǎn)區茶是高端普洱茶,也是適合即飲的快消茶,很少有人會(huì )留存多年,

也許,在多年以后,曾經(jīng)的高桿古樹(shù)會(huì )因過(guò)度開(kāi)發(fā)而不斷消亡,昔日的小微產(chǎn)區也不再有人提及,當年的頂級薄荷塘古樹(shù)茶也無(wú)一留存,那易武碎片化的諸多山頭,或許會(huì )向如今的號級茶一樣,化作被塵封的歷史,成為空洞的回憶....

來(lái)源:陸離茶寮,信息貴在分享,如涉及版權問(wèn)題請聯(lián)系刪除

暫無(wú)評論

超碰欧美夜夜澡日日澡|好看电影网|九七电影院|搞搞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