茶葉難賣(mài)!被催債的日子,實(shí)在扛不??!茶葉大師,又去閉關(guān)了!

去年,某茶葉大師找茶商老王借了5萬(wàn)塊錢(qián),一直沒(méi)還。

今年,茶葉生意難做,茶店到處要開(kāi)支,老王實(shí)在沒(méi)辦法了,就問(wèn)大師能不能先還點(diǎn)。

不想,根本聯(lián)系不上大師,這幾天才從一個(gè)賣(mài)茶小姐姐那里聽(tīng)說(shuō):閉關(guān)了,要一年以后才出關(guān)。

-01-

茶圈大師,立志做茶

據坊間傳聞,大師原本是寫(xiě)過(guò)書(shū)的文化人。

但立志要在茶行業(yè)干出一番事業(yè),便大膽地投進(jìn)了做茶大業(yè)里。

大師收茶,容易上頭

2019年,茶山原料上漲后,大師花血本收了很多茶葉。

那年春茶,到茶農家里。大師旁邊的弟子介紹說(shuō):這位是XXX,寫(xiě)了一本很牛的茶書(shū),是個(gè)文化人,而且資金雄厚。

茶農一聽(tīng),文化人,還很有錢(qián)。那還不得當祖宗供著(zhù),土雞果斷殺,一只不夠就五只,一口一個(gè)老師,張口閉口都是指導工作,聽(tīng)得大師分外舒服。

大師心情好了,果斷收茶。原本,只打算收50公斤古樹(shù)。

但是,一波又一波的彩虹屁吹下來(lái),收茶根本把持不住。

可能是茶山的日子太上頭,一個(gè)春茶,收了800多公斤茶葉。手里幾十萬(wàn)的現金流,一個(gè)春茶就被花光了。

大師的理想很豐滿(mǎn)

然而,大師一點(diǎn)都不慌,料定自己的茶葉必然好賣(mài)。

畢竟,大師自己寫(xiě)過(guò)書(shū),有文化。而茶葉又很講茶文化,別人賣(mài)茶,都是賣(mài)茶的求著(zhù)茶客買(mǎi)。自己寫(xiě)過(guò)書(shū),又收了弟子,茶客還不求著(zhù)自己買(mǎi)。

大師粗略算了一筆賬:800公斤茶葉,一公斤掙2000塊,一年賣(mài)掉,輕松賺160萬(wàn)。

賣(mài)茶的現實(shí)很骨感

賣(mài)茶這事,大師拉不下臉面,總標榜自己是茶人、不是賣(mài)茶的。賣(mài)茶不叫賣(mài),叫分享,然后收點(diǎn)束脩。

大師身邊的人,看到大師親自做茶了,也給大師面子,買(mǎi)個(gè)一兩公斤。但是,大師的面子,消耗一兩次,也就用光了。

大師沒(méi)有獲客渠道,只靠一個(gè)茶葉店里、兩個(gè)弟子整天發(fā)圈,發(fā)得天昏地暗,一天發(fā)10條,茶葉也沒(méi)賣(mài)掉多少。

賣(mài)茶一年,連開(kāi)茶葉店的房租都掙不回來(lái)。

大師,又很好面子。要是茶葉店經(jīng)營(yíng)不下去,傳到別人耳朵里,有傷自己的名譽(yù)。

于是,大師交代弟子:原本,茶葉一公斤應該賺2000塊的,就說(shuō)讓利給茶友,一公斤賺1000即可。

可是,降價(jià)也沒(méi)賣(mài)出去多少。

大師可能沒(méi)發(fā)現:茶葉,玩的是圈子。圈子之內,信任你的人,才會(huì )買(mǎi)你的茶。

一旦出了圈子,別人不信任你。茶葉就算降價(jià),也賣(mài)不掉。

至于大師的虛名,在陌生人眼里,寫(xiě)茶書(shū)的多,大師也多。

一個(gè)大師的虛名,就想讓陌生人掏錢(qián)買(mǎi)茶,以前可能,現在不可能了。

-02-

大師的艱難自救

往后兩年,大師拆東墻補西墻,卡都辦了好幾張,張張都刷爆了。

可是,這窟窿一旦裂了個(gè)洞,就像決堤的洪水,根本擋不住。

眾籌斗茶大賽

到了春茶的時(shí)候,大師也沒(méi)錢(qián)收茶了。

但2019年大把收茶的霸氣形象,依然在茶農的心里閃閃發(fā)光。

2021年春茶季,大師隔了一年,又到茶山,茶農依然熱情招待。

為了應付客戶(hù)的訂單,大師提出:今年錦繡茶祖都拍了,咱們要趕上茶山熱鬧的浪潮,舉辦一個(gè)斗茶大賽,

這個(gè)斗茶大賽,每家交1公斤古樹(shù),一公斤混采。古樹(shù)獲勝者,一等獎5000塊、二等獎3000塊,三等獎2000塊,每個(gè)級別1人;

混采獲勝者,一等獎3000塊、二等獎2000塊,三等獎1000塊,每個(gè)級別1人。

茶農一看,咱們寨子的古樹(shù)單株,市場(chǎng)賣(mài)價(jià)才1800一公斤。贏(yíng)了能獲得5000塊,賺??!

大師也覺(jué)得,這個(gè)寨子80多戶(hù)人家,每家交1公斤古樹(shù),價(jià)值16萬(wàn),加上中小樹(shù),能白嫖20萬(wàn)的茶,茶農包吃包住外,還賺了18萬(wàn)多。

某一瞬間,大師閉上眼睛懺悔道:我本無(wú)意白嫖,然而,我的錢(qián)都進(jìn)了你們寨子,此刻需共渡難關(guān)。

大師懺悔完,又說(shuō):茶人的事,怎么能叫白嫖呢。應該叫:為宣傳茶山做貢獻。

比賽現場(chǎng),大師和團隊仔細評審:這家的茶多酚含量高,這家的氨基酸含量足,這家的工藝好,這家的森林韻。

評審出來(lái)了,大師的確給了獎金。

茶農一看,大師居然真給錢(qián)啊,又去巴結大師:今年收點(diǎn)茶葉嘛。

大師不好推脫,意向性地收了10公斤古樹(shù),10公斤混采。

茶農:都是虧的

往后的兩年,斗茶大賽依然舉行,大師也掏了獎勵,但是,不收茶了。

一個(gè)寨子80幾戶(hù)人,每年只能覆蓋6家人,大多數茶農得不到好處。

茶農一看,獎金確實(shí)發(fā)了,但大師拿走的茶更多,有的茶農連續三年沒(méi)有獲獎,不干了。

這把火一點(diǎn)燃,沒(méi)獲獎的茶農都不干了。

甚至獲了獎的人也不干了,3年交了3公斤古樹(shù),3公斤混采,獲得一個(gè)5000塊的獎,還要把他們一群人好吃好喝招待著(zhù),也是虧的。

于是,斗茶大賽,辦不下去了。

大師只能賣(mài)當年的茶

大師只能賣(mài)2019年收的那堆茶葉。

但是,當年收進(jìn)來(lái)的茶,產(chǎn)量稀少的古樹(shù)已經(jīng)賣(mài)了、老客戶(hù)也回購過(guò)了,中小樹(shù)又很難賣(mài)。

加上弟子賣(mài)茶不厲害,一個(gè)月賣(mài)茶的收入,根本支撐不起往日挖開(kāi)的窟窿。

無(wú)奈之下,2023年6月份,為填補窟窿,大師找茶商老王借了5萬(wàn)塊錢(qián)。

說(shuō)好的年底還,但這都2024年6月底了,也沒(méi)聽(tīng)大師還錢(qián)的消息。

閉關(guān)?躲債!

直到前幾天,老王要給員工發(fā)工資,才很不好意思地找大師。

然而,一點(diǎn)消息都沒(méi)有。老王找了大師的朋友,那朋友說(shuō):大師欠我的8萬(wàn)也沒(méi)還。

于是,老王實(shí)在沒(méi)辦法,打了大師的弟子的電話(huà),弟子說(shuō):家師為研究了完美的制茶工藝,需要閉關(guān)1年。

弟子會(huì )顧及大師的面子,但店里的茶藝師可不會(huì )。茶藝師3個(gè)月沒(méi)領(lǐng)到工資,家里都沒(méi)米下鍋了,一怒之下,果斷跳槽。

愛(ài)八卦的茶藝師又把三個(gè)月不發(fā)工資的事跟同事說(shuō),就這樣,大師閉關(guān)的前世今生,就在小圈子里傳開(kāi)了。

寫(xiě)在最后:

這幾年,茶葉,是真的難賣(mài)。

這種時(shí)候,要做的,是降價(jià)求生存。

茶葉,做茶的人自己覺(jué)得好,叫自我感覺(jué)良好。喝茶的人說(shuō)好,那才是真的好。

而茶客心目中的好茶,只有一個(gè)標準:品質(zhì)好,價(jià)格便宜。


茶葉市場(chǎng)的價(jià)值觀(guān),也在不知不覺(jué)中變了。

想當年,大師往臺上一站,一個(gè)晚上賣(mài)茶無(wú)數。

可如今,大家生活條件好了,受教育程度高了,獨立思考更多了。

喝茶的人不再盲從,茶葉所有的品質(zhì),都落實(shí)于口感。

大師的故事,講不下去了。大師的茶,不好賣(mài)了。

來(lái)源:普洱話(huà)江湖,信息貴在分享,如涉及版權問(wèn)題請聯(lián)系刪除

暫無(wú)評論